校友动态
校友动态
当前位置: 学院主页 > 校友动态 > 校友动态 > 正文

2003年度湖北名师——董方博

发布时间:2010-10-11 作者:数统学院 浏览次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董方博,1944年5月出生,湖北武昌人,1966 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数学系,从事中学数学教育工作三十多年,现在湖北省重点中学──黄石二中任教,任黄石二中教学研究中心主任,心理咨询室主任,1994年评为中学特级教师。
现任湖北省教育学会中学数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湖北省“思维与数学教学”研究组副组长、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在各级教学研究杂志上发表论文20余篇,参加编写的著作有《高中竞赛数学教程》、《高中数学讲座》、《高中数学应用题解题之道》等10余种,参与中国教育电视台《高中数学讲座》电视教学片的制作,参与武汉大学华软公司高中数学教学软件的编写工作,参与撰写的论文《初中数学教学评价的实践与理论》1991年获全国数学教研会优秀论文奖,同年在西班牙国际教学评价会议上受到好评,1995年被黄石市政府为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97 年12 月起, 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1999年荣获全国苏步青数学教育二等奖。

(来自湖北黄石二中网站)

董方博:40年“高考情结”

  (东楚晚报)记者 亦农/文 吴建新/摄
董方博老师今年63岁。也许是习惯使然吧,这位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近40年的老教师,这位培养了千余名高中生的老人,即使是退休在家,也十分关注一年一度的高考。用董老的话说,“高考情结一辈子难以释怀”。

  一波三折,圆大学梦

1944年,董方博出生在武昌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良好的家境让他的童年虽处战乱却也过得安逸,但也正是良好的家庭让他在进入大学的道路中一波三折。
上个世纪50年代,董方博正读中学,当时全国上下大炼钢铁的狂潮将所有人的精力全都集中到运动中,其中不乏教师和学生。也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吧,董方博从小爱读书。没有老师教,他就拿着书本自学;学校不发课本,他就到处借,碰着高中的课本,他也学;捡到大学的教材,他也看。
1961年,董方博高中毕业,一心想进大学校门的他,满怀信心地参加了高考。成绩张榜栏上,他名列三甲,但大学录取的名单上,他却名落孙山。究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家庭成分让他无缘大学。
老师们为他可惜,同学们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其父亲对此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默默地拍拍他的肩说:“男人,要承受一切的磨难。”
因为董方博的成绩太好,高中毕业后,他被武汉大东家巷小学请去当老师。 
1962年,抱着不服输的态度,董方博再次走进高考考场,这次他以骄人的成绩名列榜首。许多人为他担心,怕历史再次重演。
因为担心自己的家庭成分,董方博除了师范学院外,其它任何院校都不敢填报。董方博是幸运的。1962年的政治环境相对于1961年而言要宽松许多。最终,他被华中师范大学录取。主攻数学。

  背井离乡,执教黄石

1966年,董方博以优异成绩毕业。按照他的成绩,本可以被国家冶金部作为人才引进,但家庭成分再次将他绊倒。也就在这一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直到1967年,董方博才被分配到黄石工读中学任教,从此开始了他长达40年的教学生涯。
黄石工读中学是一所技工学校,车间里有各种机器设备。当学生们都不读书,学校里没有一个人时,董方博常常独自跑到车间,去研究那些机床和设备,一是为了让自己充实些,二是想多学些手艺。在两年时间里,他学会了车、钳、铆、焊技术。
1969年黄石工读学校被撤消,董方博被调到刚刚开办的冶钢一中。因为工作关系,1972年调到井冈山学校(现在的黄石八中),1985年调到黄石二中。

  良师益友,教书育人

“文革”结束后,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那一年的高考招生对象不是应届高中毕业生,而是下放的知青,以及走上工作岗位的工人。从1978年开始,董方博便开始带高中毕业班。
在那个年代,国家计划招生的人数极有限,作为国家选用人才的惟一方式的高考,成了千万学子进入大学校园的独木桥。学生们拼命读书,作为毕业班的班主任更是辛苦异常。因为有过高考经历,董方博理解学生们的心情,从各个方面关心他们的成长。
何元喜是1980届的高中生。高考时,她以4分之差落榜。作为班主任,董方博为她可惜,因为这个女孩的英语成绩非常好。为了能让她继续学习,董方博找到了何元喜的家。
这是个一贫如洗的家。父母为了却女儿的心愿,已经破例让她读了高中。没考上大学,就当女儿死了心。何家父母靠一副剃头挑子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他们希望女儿能学会剃头的手艺,以后好养活自己。
董方博的到来,让何元喜的父母感到意外。看到呆坐在一旁的何元喜毫无生气的眼神,作为班主任,董方博非常难过。虽然他说了许多让何元喜复读的理由,但其父母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女儿再复读,因为这个家太穷了。
送老师出门时,何元喜眼里满是泪水。董方博知道,自己的学生是那么渴望进入大学校园。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董方博找到何元喜的哥哥。一番恳谈后,其哥哥决定再给妹妹一个机会,并承担了妹妹复读一年的所有费用。
在1981年的高考中,何元喜不负众望,以优异成绩被北京外语外贸学院录取,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外国语学院。

  灵魂之师,塑造人格

因为是教师,所以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够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才;因为是园丁灵魂之师,所以更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够健康的的成长。
在近40年的教学生涯中,董方博带代过十几届高中毕业班。,虽然只有是三尺讲台,却也有着老师不为人所知的心痛与心酸。
“我有个姓李的学生,他是个男孩子。高中时,他的成绩在班上一直都很好。可惜他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家里有四个兄弟,一个是傻子,一个患了重病,只有他和弟弟是健康成长的。他的父亲也是一个子弟学校的老师,承担了不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最大的压力。好在他的成绩很好,一直是父母的骄傲。他在黄石二中读书高中时,其他的弟弟也考上了中专,因为报名费需要7000元的报名费呀,父亲实在是拿不出这笔钱,最终选择了自杀以寻求解脱。家里的顶梁柱倒没了,我那个学生也就面临着辍学的危险。我总记得李同学的舅舅来学校帮他挑行李时,他哭了,哭得非常伤心,他舍不得离开校园。为了让挽留住他继续完成学业,我们全校师生踊跃为他捐款,老师帮他捐款,同学给他帮助,学校更是减免了他的学习费用。在高考时,他以599分的好成绩被武汉工业大学录取了。”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武钢的一个下属单位工作。按单位规定,新分配到企业的大学生必须要到车间工作一年。但就在那这一年,因为突发事故,他的手残废了。因为他无法承受这个打击,回家后,他选择了跟他父亲一样的路……我真的是为李同学他可惜呀。其实在考上大学离开二中我时,我就非常为他担心,因为在我们接触的这三年时间里,我了解他的内心,虽然一直在开导他,但我知道他的心理非常脆弱。其他父亲的离去,已让他的心理不堪重负,若再有什么打击,他就完了。”
说起到这个学生时,董方博眼中满是哀伤之情,“通过这件事后,我也一直在思索,对于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我们该怎样来帮助他们?我觉得除了物质上的帮助外,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干预帮助。为此从1996年开始,我就在黄石二中办了一个心理咨询室,一方面对从事对学生数学教学心理方面的研究,另一方面也搭起一个了与学生交心、谈心的平台。其实,高考复习备考的的过程,正是学生健全人格的形成、发展、健全、升华的过程。老师如果在这个阶段帮助孩子克服了困难,那他们今后即使碰到再大的困难,也会自己知道如何去克服。”

  记者与董方博的对话

记:您一生教了记不记得您叫了多少学生?
  董:那我还真的不记得了。我带代了十几届毕业班,算下来有也就近千人吧了吗。
 记:您认为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董:我认为教育的本质是心灵的导向、人格的塑造和知识的传承。而知识的传承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应试式教育愈演愈烈了。所以我更希望孩子们能健康成长。
  记:您认为中学生必须要学会什么?
  董:中学生学会自立、自强是最重要的。而我们老师教给学生他们的的首先应是精神,其次才是学习方法。
  记:您最欣慰的是什么?
  董:最令我欣慰的是,我的许多学生至今还们都还记得我,他们大多数是打电话来问候我,还有些人心理在遇到什么疙瘩时,或遇到什么困难时,也或遇到挫折时,都会打电话来听听我的意见和看法。柯红雁是我1979年带代过的一名个学生,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我2005年,我患脑血栓时,她还专程开车从南京赶回来看我。去年,我去深圳转了转。结果刚到机场就围上来一群接机学生,好几多学生都跑来接我,他们陪我到处转,到处看。作为老师,我真的觉得这就够了。今年我还打算到北京去转转,因为那里也有我的同学,更多的是学生。

(来自:http://www.hsren.com/_HSnews/renwu/2007060723500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