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
校友动态
当前位置: 学院主页 > 校友动态 > 校友动态 > 正文

翱翔在数学天空里的杰出校友访谈录——孙启标

发布时间:2013-09-18 作者:数统学院 浏览次数:

1954年,一位来自江西的年轻人跨进华中高师的校门,成为一名数统学院学生,与华师结下了不解之缘;四年后,他留校任教,并逐渐担负起管理与规划的重任,从此将这份情缘延续了半个世纪。从学生到教师到管理者,他俯首甘为孺子牛,兢兢业业,一步步打下治学、教学的基础;从昙华林到桂子山,他也是百十华师的见证者和开拓者。回首耕耘路,我校原副校长孙启标脸上笑容依然,挂着无法割舍的记忆。

昙华林的治学时光:艰苦奋斗全面发展

从上饶中师毕业后,即将踏上讲台的孙启标,机缘巧合,赶上了政策——大学招收中师毕业生以弥补高中毕业人数少的现状,从此迈入了当年被称作“华中高师”的华中师范大学。

当时,中师开设的课程大多偏文科,因此在填报专业的时候,中师生大都选择文科,数学成绩一向优异的孙启标则带头选择了理科。“知道辛苦,但当时已经下了决心。”他乡遇故知,同是来自江西,毕业于中师的邓宗琦校长也来到了华师,两人同专业,同寝室,家境相似的他们一起开启了大学时光。

中师的学习生涯并未给理科学习打下坚实基础,刚刚毕业的孙启标连欧姆定律都未学完。他内心埋下了一颗种子:一定好好学习,比其他人更努力才行。他担任团支部的工作,为了节约时间抓紧学习,参加工作会议的同学每人端着一只瓷碗围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商讨事宜。课下,他把寝室作为自习室,预习复习,一样不落下;课上,他争分夺秒,不耻下问,当堂问题基本当堂解决。

“华师的学风十分好。”20世纪50年代,华师数统学院位于城外昙华林。寂静的学校有时只剩下鸟鸣和朗朗书声。孙启标和同窗室友经常相互督促,在寝室安静自学。夏天天气热,他和同学围着院子里的天井讨论问题,学术氛围十分额融洽。谈起专业课程,他眉头稍稍皱起:“数学确实枯燥,尤其是解答不出、苦思冥想时,但真正进入数学宫殿便能体会趣味。”他说,数学最容易“没味”,因为理论性太强,所以必须专心听讲,这样才能听出其中的奥义。说道这里,他砸吧了下嘴,作出了一副有滋有味的模样。

课余时间,他不忘发展兴趣爱好:二胡、笛子等几门乐器他都手到擒来。他还曾在文工团中担任小号手。

学习之余,最让孙启标动容的是同窗情深。他学生时期热心帮助同学,寝室内一位同学因家贫生活困难,孙启标积极为他安排了夜校的工作,才使其生活得以改善。1954年一个酷寒的冬天,家境贫寒的他仍衣着单薄,一位因病留级的同学便用自己的工资为孙启标买来了一条内有暖绒的“卫生裤”以御寒。“我从山沟沟里来,家境不怎么好,情形艰苦,这个一辈子都忘不了。”孙启标回忆起来仍然无法忘记这份温情。

大学四年后,孙启标以优异成绩留系任教,成为一名青年辅导教师。这个大学四年一直拿两元助学金的学生,第一下次走出大学校门,去中山公园畅游了一次。“那会儿和现在的条件不能比,氛围也不同。上大学四年就去了一次中山公园。”昙华林四年专心治学让他一步步走向新的起点。

三尺讲台丈量30载:教学不能忘学习

留校的他首先当起了助教,为学生批改作业上习题课,答疑解惑。第一次上讲台时,孙启标兴奋又紧张,他将自己的课堂安排在老师之后,把自己的教案交给老师修改,随后听过老师的课加以改进后才走上讲台。

他积极向其他老师求教,孙启标回忆,一位教授“中学教育法”的陈老师教法十分有趣,他向学生解释吻接原理的时候打比方道:“勺子为何不做成方的而要做成圆的?不成圆怎么将碗挖的干净?”诸如此类的方式就能够让学生迅速理解原理的本质并铭记在心。当时青年教师和老教师的关系十分融洽,他的辅导老师杨善基作为政协委员上京,回来的时候竟为他带回来困难时期万分珍贵的一斤白糖,令他至今难忘。

如何将枯燥的数学变得让学生感兴趣是孙启标教学过程中的一大难题,他常常备课受到深夜,力图使课案更加可感形象。想要展现抽象的思维需要很强的概括能力,他便注重对学生思维的启发和理解,比如数字1的解释,便会选取许多实例,吃1张大饼,养1只羊等使学生逐渐形成数字1的概念。“把抽象的思维过程展现给学生才能使教学内容通俗易懂,使学生理解的更为透彻。”因此,他上课之前会反复思考纠正思路长达4、5个小时。久而久之,他形成了自己的教学风格——开放生动,与学生融为一体。

现数统学院院长何穗求学华师时,孙启标担任他的实变函数老师。据他回忆,教学中孙启标老师十分注意启发学生的思维互动,能将深入浅出的将抽象难懂的实变函数讲得趣味横生;培养学生学风方面,他也态度严谨,对迟到早退的现象一定会严厉批评。

后来何穗毕业留校,在孙启标身边担任助教,作为同事他体会到老师对身边青年教师成长的关爱。为了照顾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让他们更快适应岗位,孙启标想尽办法为他们争取到各个名校学习的机会,带着他们一起学习。

当时的知识分子被调侃“物廉价美,经久耐用”,文化大革命时期,孙启标曾被拉到牛棚劳动改造,作为数学系主任的接班人被批斗,多年来拿着微薄的工资度日,可是他从未想过要离开桂子山,离开岗位。文革结束之初,高考刚刚恢复,市面上考生辅导资料稀缺,孙启标带领系里的职工和同学勤工俭学,编写资料进行创收,他带领大家编写的资料一年的销量就达到了10万。孙启标的学生72级的余世桂老师就是其中一员,年近花甲的她至今想起还感叹“孙老师十分关心教职工生活”。

“教学不能忘记学习”,这是孙启标送给青年教师的话,希望他们为教学投入更多,这也是他一以贯之的教学态度。他用三尺讲台丈量了在桂子山上最青春的三十年。

与时俱进的开拓者:华师一定要拥有一席之地

1986年,孙启标离开站了将近30年的讲台,走上学校的管理岗位,继续在新的岗位上像孺子牛般辛勤耕耘。在他任职期间,华师的院系得到广阔的拓展,电教系、音乐系、美术系等一手筹办起来,从一所师范院校逐步走上了综合办校道路。他用兢兢业业的行动和大刀阔斧的改革践行着“与时俱进”的理念,让百十华师有了如今不同凡响的影响力。

上任之初,孙启标就遇上各种困难:专业太少,缺乏综合实力。当他向教育部工作人员说起华师,被误认为是“华东师范大学”时,更加深了孙启标要改革的信念,不发展专业则没有立足之地,要打造属于华师的影响力。面对严峻现实,时任教务处处长的他坚定了自己的工作目标——“华师一定要在高等院校中拥有一席之地”。

此后,他常常奔走于华师和国家教育部之间,申请设备、争取办学资格...忙的废寝忘食。他不辞辛劳的奔波着,将一件件看似不可能的事一天天变为现实。没有发展经费,他硬着头皮向财务处借,为学生购买了16架钢琴;没有教室,他划出露天电影场旁边两栋不起眼的平房;琴房不够,他将两栋平房分成一间间为隔间;不懂音乐专业管理,他向武汉音乐学院“借”来系主任...几年后,校园里院系多了起来,华师的影响力一步步扩大。

兢兢业业的孺子牛有“横眉冷对”的一面。某段时间,学生抱怨食堂供饭菜不力,下课来不及吃饭,导致有的老师为此提前下课。出于对教学质量的考虑,孙启标在开会时直言批评有关部门,一听到还没落实他就风风火火地和教务处人员去食堂踩点一个月,如实记录食堂开饭点和打烊时间,得到“铁证”后才罢休,使得事情得到最终的落实。

期末考试,他对迟到的教师予以全校通报批评;电教设施损坏,他和职工去每个教室巡查记录,确保学生使用方便;在职期间严整内部管理,职能部门的管理条例和规章制度他一手制定,并严格督促实行……一丝不苟的态度和雷厉风行的行动得罪了不少人,但赢得更多人尊敬:许多教师都敬佩他的“铁面无私”。

孙启标有自己的底线,平常各类院系举办的活动不是自己下任的系,一律拒绝参加。他说:“身在管理岗位,不能整天处于交杯换盏的物质生活中,管理职位固然需要人际交往,但是干实事更加重要,也许这和我出身数学系有关,数字、公式造不了假,我一直认为只有踏踏实实才能出成绩,仅仅浮于表面是不行的。”一片赤心向管理,他没把教授职称名誉放在心上,只专攻于眼前的事。

半个世纪过去了,学在昙华林,教在桂子山,孙启标在华师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年华。如今,华师建校110周年之际,古稀之年的孙启标谈起数统学院、华师,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学校目前在对外交流发展方面做得十分出色,但是在发展外延的同时还应做好内涵的发展,内部管理还能做得更加出色,只有内部扎实了一切才有更坚实的发展基础。学生走出学校能够站住脚才是华师最大的财富。”孙启标关心着这座播撒半世辛勤的桂子山,为它的迅速发展感到欣慰,也为未来华师勾勒了一幅美好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