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
校友动态
当前位置: 学院主页 > 校友动态 > 校友动态 > 正文

翱翔在数学天空里的杰出校友访谈录——李修睦

发布时间:2013-09-18 作者:数统学院 浏览次数:

简介】李修睦,华中师范大学教授,1910年10月2日生于安徽省和县。他是我国图论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是华中师范大学数学系的创办人,1952年至1984年任数学系主任。1991年6月6日在武汉病逝,终年81岁。

李先生1933年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数学系。解放前先后在湖南国立兰田师范学院、兰州大学、华中大学等校任教授。解放后任华中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名誉系主任。曾任中国数学学会理事及湖北省暨武汉数学学会副理事长。他是中国图论研究会理事长、名誉理事长,是中美图论研究会理事。李修睦领导并任《数学通讯》主编30多年,为办好《数学通讯》并使之成为具有特色的数学专业性杂志,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我国图论的开拓者——李修睦

李修睦于1910年10月2日(农历8月29日)诞生在安徽省和县戚桥镇小李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的祖父李硕荣,曾在家中随父种田,约16岁时,由于太平天国起义,家乡不能正常生活,便到安徽六安跟人帮工。起义失败后,家乡平静了,他的祖父又回到家乡佃种子地主的土地。每天鸡叫一遍天末亮时,全家即起来于活。每当太阳出来时,其祖父总埋怨太阳出来太早,唯恐一天的活于不完。经过全家多年的辛勤劳动,他祖父这代人才开始稍微富裕了一些。

李修睦的祖父有两个儿子,他的父亲和伯父,都是种田的农民。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其余五位都是女儿,这在农村是缺少劳动力的。但是当时的中国农村人迷信算命,说李修睦不能做体力活,这样,他父亲不得已才在他8岁时把他送进了本村的私塾读了半年书。正是这时,县戚桥镇第二高等小学请来了一批师范毕业生当教师。这批教师,教学颇为认真,学生也一律免费入学。这是难逢的良机,李修睦进了这个高等小学的二年级。他一边上学,一;边放学回家后帮助家埋放牛、抽水、插秧等。他天资好,又很勤奋,年年学业成绩的总平均总是第一,尤以数学成绩最为突出。与此同时,他还在菜油灯下凭着半年私塾和在学校学习的一点语文基础,自读《左传》、《诗经》、《史记》、《吕氏春秋》和《国语》、《战国策》筹古典文献。他学习极为聚精会神,从不参与村子里的热闹场合。正因为这样,村子里的大人小孩都爱叫他“书呆子”,或干脆叫“呆子”。小学毕业时,李修睦名列第一。那年举行毕业典礼时,县里专门派督学来参加毕),毕业典礼,学校领导规定毕业生都要穿一件漂白布的短褂照相。当时李修睦家境仍然比较贫寒,无钱为他做这种短褂。毕业典礼时,他没有去参加。校长发现李修睦没有参加时,就专门派人寻找,李修睦告诉校长,由于无钱做短褂,怕影响全校整齐,怕督学责怪学校。校长知道了原委,深受感动。

高等小学毕业后,父亲要他在家种田,但李修睦执意不肯,一心想到南京考中学,缝他父亲再三劝说,才又留在高小补习丁一年,一边旁听毕业班的一课,一边自学数学。数学老师每天晚上为毕业班出数学题,白天一到双上,小黑板一挂,他很快就做出来了。还有一位美术老师,看他求知心切,便单独给他和另一位同学补习代数和几何。同时他又继续读《资治通鉴》,还有《西游记》、《水浒》、《红楼梦》等古典小说。这为他后来有很好的文学修养和丰富的历史知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了1925年夏季,眼看这一班同学又要毕业了,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准备到南京考中学了,但他仍然不能去。他非常着急,不思饮食,母亲看他可怜,怕他闹出病来,便趁他父亲不在家,悄悄从卖猪的20元银元中,拿出14元给他,让他跟同学一道去南京考中学。他考取了东南大学附中初二的插班生。

当时的东南大学附中是全国有名的中学,由著名教育家、心理学家廖世承(1892—1970)任校长。由于每期膳费就100元银元,这样高额学费,确实使他父亲无力负担,自然他父亲不会让他就读。在高小校长和邻居再三劝说下,父亲才勉强答应下来。但钱在哪里?不得不将家中的生猪、糯米以及一切可变卖的东西都卖了,才凑足100银元让他上了中学。到了寒假再筹措另一学期的学费。贫苦的农民,怎么可能再弄到钱?只好向有钱人借高利贷。这时村子里有钱有势的人拎嘲热讽的话不断冒出来,说什么“有读书之子,无读书之家,没有钱,硬要去读什么书”!但他父亲还是忍气吞声借了钱,让他继续到南京求学。他能带的钱有限,缴了膳费,身无半文。他只好再想办法弄点零用钱。当时,他有个亲戚在南京一家鸭行当帮工,他去找这个亲戚帮忙,这也是个穷苦人,但还是尽量给他一点零用钱。就这样,他读完了初中。在他读初三时,廖世承搞了一种新制度的试验:通过全校混合考试,看谁的语文、数学成绩能达到哪一个年级的程度,就可进入哪个年级。当时李修睦的语文已达高一年级,而数学却超过了高一年级的程度。

1927年,正当李修睦初中毕业时,适逢蒋介石背叛革命,时局不稳,他只好回到家中。当南京政权基本稳定后,也实行了一些教育改革,将江苏省立一中、东南大学附中、江苏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合并为南京中学,并通知李修睦去复学。但他父亲坚决不同意。原因是读初中已使他家债台高筑,而且有了初中文化,能帮家里写写算算。若再进高中,就再无法弄到学费了。李修睦求学心切,还是悄悄地提了口箱子到了南京。他没有钱,不仅缴不起学费,连饭池没有吃的。天无绝人之路。那时他上的高等小学校长的儿子在南京东方中学教书,他去求助。东方中学经费也缺,只能给教师提;供伙食、住宿费用,每学期只能给老师20元左右的零用钱。由于是同乡又是其父亲的学生,那位老师还是要李修睦住在东方中学并提供伙食费;而学费则请南京中学的一位老师担保。经过一番周折,李修睦还是进了南京中学。生活是极为艰苦的。东方中学离南京中学很远,只好每天很早起床,空着肚子走到南京中学去上学,根本无钱吃早饭和乘坐公共汽车,只有等到中午才回到东方中学吃午饭。这样总算读完了两个学期。到了高二,还是无钱交学费。校长宣布:穷苦学生可向学校贷款。当他去申请时,校长问他何时可以偿还?他说如果今年家里收成好,寒假即可偿还。校长又问:收成不好怎么办?他只好照实说暂时无法还。这样校长就不愿贷款给他了。高二无法读下去了,只好回家。1928年秋,经人介绍到合山县一个地主家的私塾去教英语、数学,半年的薪金是45块银元,还供给膳食。第二年春,又回和县绰镇小学教书,月工资12元。暑假回到家,自己准备考大学。就这样,仅仅一年时间,不仅教书,还把高二、高三的全部课程自学完成,并达到较高水准。

1929年夏,他考取了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数学系,在一年级时,就以优异的成绩,得到了安徽省120元的奖学金。那时评奖是公平的,没有什么复杂的人事关系,是安徽省直接派人到校方检查成绩,总平均在85分以上才可以得奖。这笔奖金对李修睦的资助很大,否则他是很难顺利学下去的。1931年全国大水灾,安徽省的奖学金不能继续给了,他又陷入困境,暑假回到家乡,借和县第一高等小学办了一个数学补习班,当时该校校长给了很大照顾,使李修睦能得到100多元收入。但由于大水,家无口粮,眼看一家?口要挨饿。还有什么选择呢,李修睦只得将办补习班所得的钱全部交给了父亲,而他仍是两手空空地回到南京。无钱就不能人学。他只好写信给自己的老师请求帮助,老师要其回校并要他找另一位威望较高的老师,由这位教授担保缓交学费。回到学校,他一边读书一边找工作,最后靠当家庭教师和私立中学兼课的收入,才勉强维持生活。

“九·一八”事变后,北京的大学生南下请愿,中央大学的学生也闹学潮,学校虽然开学,但未上课。他托人介绍,到安徽省阜阳省立第三中学教了半年课,积蓄了300余元,一部分接济家中的生活,一部分用作自己继续读大学的费用,由于教书耽误了半年,直到1933年寒假才毕业。毕业后,他在南京汇文女中教了半年数学,才还清由老师担保缓交的贷款。这样才领到了大学毕业的学生文凭(按学校当局规定,未还清贷款不发文凭)。

李修睦从小学到大学的十几年中,经历了多少艰辛!饱受了多少有钱有势人的白眼!道路虽然坎坷,但由于他有坚强的毅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战胜了贫穷,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大学学业。李修睦的精神,很值得今天的年轻一代好好学习。

在中国,甚至在东方,较早注意图论这门学科的是李修睦。他是中国图论学科的开拓者、奠基者。

1936年德国数学家哥尼格(1884—1944)发表了《有界图和无界图的理论》,这是图论的经典著作,标志着图论作为数学的一个独立学科的地位已经确立。此后,图论发展极为迅速:1979年美国《数学评论》有关图论的论著评论达842条之多;各种图论学术刊物的创刊如雨后春笋;国际学术会议和学术交流日益频繁,1963年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举行第一次国际图论学术会议后,至1980年举行的图论国际会议达100次以上。

面对60年代图论发展的趋势,李修睦作为一位热爱祖国社会主义的数学事业、进取心很强的数学家,虽年近半百,但仍然毫不犹豫地勇敢地去开拓中国的图论学科事业。、他之所以非常坚定地、几十年如一日地从事这个艰巨的事业,还在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遇到不少难题需要用图论的知识去解决,需要许多图论的专门人才。正如他说的:“对新招收的六名工人,厂长怎样安排才叫合理,才能人尽其才?各尽所能?”“邮递员给千家万户送报,选择哪条路线才是捷径;工厂企业怎样管理,才能不浪费人力、物力、财力,发挥机器、人力、财力的最高效益;新兴城市的工业如何布局,才为科学、合理。诸如此类,凡此种种,都可以由图论得到解决。”为了填补我国图论这门学科空白,他扎扎实实先做引进和科学普及工作。1960年他从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回到华中师范大学数学系后,一面担任教学和系主任工作,一面利用业余时间翻译法国巴黎大学教授、法国图论学派的领袖人物贝尔热(1926一 )的法文名著《图的理论及其应用》,1963年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这是第一次系统地把图论这门数学学科引进了中国,同时也引进了东方。当代中国的许多图论学者,都深情地说:“我学习图论的第一本书就是李修睦教授翻译的贝尔热的书。”1976年冬,日本图论专家访华团一到中国就想会见李修睦教授,因为他们也是从他的贝尔热的中译本中系统地了解图论的。他们十分感谢李修睦教授做了及时的引进工作。1980年贝尔热来华讲学时,李修睦把1963。年出版的中译本赠给他时,他激动不已并说:“我只知道欧洲一些国家有译本,没有想到东方中国的李教授,在20年前就翻译了我这本书,东方中国早在20年前就有人研究图论这门学科了。”几十年来,李修睦一直在跟踪图论学科的进展,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在“文化大革命”极端艰难的日子里也未放松。在多年思索的基础上,终于形成了自己的图论专著体系。《图论导引》的书稿初步写成了。这是一本既适应各类大专院校开设图论课程的需要的书,也是满足各类专门技术人员自学图论的要求的书;它还是一本起点低,落脚点高的书。本书还反映了图论的急速发展,介绍了各个前沿方向的新成果和存在的尚待人们去探索的问题。正因为这样,本书1982年由华中工学院出版社出版后,1986年又第二次印刷,受到读者的好评,为我国图论的教学和科研作出了贡献。

李修睦是我国图论研究队伍的“指挥员”。为了推动我国图论事业的发展,更好地进行国际学术交流,在李修睦的组织指挥下,1979年中国图论研究会成立了。在成立会上,李修睦被公推为理事长,并在任10年。1989年由于年事已高,改任名誉理事长。

李修睦还为我国培养了一批图论方面的研究生,其中有的初露锋芒,将为推动我国图论事业作出贡献。

值得人们赞誉的李修睦在我国首倡的数学事业是运筹学。1957年,当运筹学在西方等国刚刚兴盛时,李修睦就以极大的注意力关心这个学科的发展。他一方面收集学科发展动向,另一方面组织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部分研究人员形成一支队伍,并在研究所党委支持下在我国成立了第一个研究室。这个室成立后,积极推动了我国的运筹学事业,不仅为运筹学学科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还为运筹学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服务作出实际成绩。正是李修睦的出色工作,中国运筹学事业发展迅速,并在中国数学事业中占有相当地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lo周年时,要总结中国数学的发展lo年,运筹学已列为有成就的学科之一,并由李修睦撰写这部分内容。

离开中科院回到华中师大后,李修睦仍然坚持运筹学的教学、科研工作,并在数学系开设这门课程,还编写《运筹学讲义》。这本讲义经过多次试用,并与他的合作者修改为《数学规划论》,1988年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0年春,一位年近古稀的湖南籍数学教授突然出现在李修睦家,并称“老学生给老师拜年”。经客人简述,20世纪40年代他作为湖南国立兰田师范学院数学系学生,李先生如何教他的课以及当时的一些动人情节时,李修睦才赶忙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其实,这位还不是李修睦最老的学生。因为李修睦在20世纪20年代末就开始当半教半读的老师,那时的学生自然还会更“老”一些。执教60多年,可谓桃李满天下。

李修睦作为一位数学教育家是当之无愧的。华中师范大学的数学系是他亲自创办的。这所大学是由私立华中大学、中华大学、国立中原大学教育学院等院校为基础组建的。这是一所校史可追溯到1871年的新型师范大学,建校委员会主任由当时中南军政委员会教育部长、哲学家潘梓年(1893一1972)兼任。应当说建校之初专业门类还是比较齐全的,但唯独没有数学系!这么一所重要大学没有数学系是绝对不能继续下去的!早在1948年就受聘担任私立华中大学数学教授的李修睦,亲眼看到在中国共产党领?下,劳苦大众得到了解放,认定是自己发挥更大作用的时候7。他在党组织的领导和支持下,担当了筹建数学系、科的重任。1952年,以他为系主任的数学系成立了。

当时只有13位教职员工,他既是系主任、教授,又是职员。整个系的机构极为精简,只设立一个秘书职位和一位勤杂工人。当时的李修睦正是年富力强时期,处处以身作则,使全系运转自如。

李修睦办系的宗旨就是要培养适应新中国中等教育要求的数学教师,他办系抓的第一项措施,也是他办系的方针就是从严治系!当时解放不久,中等教育正在恢复发展,急需中等学校教师,数学教师更为奇缺。虽然全系只有13个职工,但仍然除办本科外,还需办专科、短训班。这些都是在为中等教育培养教学师资。近40年来,在这个宗旨、方针指导下,培养了近万名数学教师。这些教师遍布海内外。他们中有相当一批已成为骨干教师,有的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先进教育工作者,有的是著名学者或数学教育专家。近10年来,湖北省在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中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绩。在我国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后,我国国家代表队队员中,湖北籍队员占的比重大,特别是1990年竟占代表队队员的50%。究其原因,据组织竞赛的权威人士说,湖北的数学教育质量比较高,这些数学尖子的初级教练员都是中学数学老师,而这些老师中的大部分都是华中师范大学数学系的毕业生。这是从严治系培养出来的,因此,他们很有后劲,有比较深厚的数学素养。应当说明,他们取得的成功,真正的关键还是在于热爱数学教学事业!

李修睦办系从第一天开始就注意教师队伍建设。首先,他从兄弟院校物色了一批既有学术专长又有教学经验的教师来系任教,如留美哈佛大学毕业的杨善基(1904—1966)教授等;其次,从武汉大学等校挑选了一批毕业生作为新生力量补充教师队伍;第三,由于是师范大学,要培养合格的中等学校教师,必须了解中学、熟悉中学。因此从优秀的中学教师中挑选一批新生力量来系任教就非常迫切了。这些教师来系任教后,推动中等数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第四,从1956年有第一届本科毕业生起,他就注意从优秀的毕业生中选留一部分任教。现在已是这个系教师的主体。

为了使教师们适应数学学科发展和不断提高学术水平,李修睦还特别注意教师们的进修提高。在校党政领导下,他自修俄语准备赴苏做访问研究工作,后因情况变化,改到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做专门研究工作。对其他教师,李修睦与系党总支共同规划,派出了一批教师先后到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武汉大学等校进修或进行专题研究。这对提高数学系的教学水平和学术水平是具有战略意义的。

李修睦办系始终把教材建设作为一项基本建设抓得很紧。他一方面自己带头编写适合教学需要和学科发展需要的教材,如《数的概念》、《运筹学讲义》、《高等几何》、《图论导引》等。另一方面发动、支持教师们编写教材。

李修睦为了把数学系办得更好,对数学系的图书资料建设抓得非常扎实。他深知,数学作为理科中的“文科”,最重要的条件之一是要有丰富的图书资料。经近40年的建设,数学系资料室已初具规模,基本满足教学、科研的需要。

作为数学教育家的李修睦,对全国最老的数学教育刊物《数学通讯》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早在30年代,这个刊物创刊之初,他直接参与创办工作。解放后,刊物由武汉市的几所大学主持编写,李修睦积极参与有关工作。1959年后,根据省科协的决定,《数学通讯》由湖北省数学学会与华中师范大学联合主办,更是由李修睦直接领导。“文化大革命”被迫停刊,于1978年复刊。自复刊起,李修睦直接担任主编直至逝世。

李修睦对《数学通讯》的政治方向和办刊宗旨一直牢牢把住。他坚持刊物要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中等、高等数学教育服务,读者对象主要是高中、大学一二年级学生及数学教师和对数学有兴趣的读者;坚持在普及基础上适当提高。既要发表数学教师、数学教育工作者、数学研究工作者的作品,也要注意发表学生中有创造性的习作。这方面已取得了成效;不少大、中学生由于在《数学通讯》中发表过作品而自豪,并决心终身从事数学事业。通过该刊物,李修睦还注意推动数学竞赛的健康发展。总之,李修睦对《数学通讯》的领导,是具体的、实在的领导。

李修睦是一位数学家、一位数学教育家,同时也是一位爱国主义者。他有许多优秀的品德值得大家、尤其是青年人学习。我们应当像李修睦那样,永远跟中国共产党、跟社会主义一条心,永远热爱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