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

数统学院83级:总会自然而然的相聚

时间:2013-12-30 作者:冯静 曾师斯 点击:

(转自华大在线)核心提示:一个毕业了近30年的班级,每五年雷打不动的相聚。只要有一个人在某个地方站稳了脚跟就会介绍同班同学过来,带动一帮人的发展;只要其中哪一位同学有难事,班上的同学都会充分利用起身边的资源鼎力相助。这样一个班级,不管毕业多少年,总会自然而然的相聚。

欧贵兵的母校之最难忘是在离宿舍一百米远的学子餐厅,五分钱一个的糯米鸡和两毛钱一份的回锅肉,今天想来,嘴巴还恨不得砸吧砸吧。

郭大幺提起学校当年发的饭菜票,三十年前的满足感再次晕上他的面庞,那是“我和别人不一样”的标识,是作为一名师范生的自豪。

张在武在梦里常回12栋学生宿舍楼(今东6栋),他从寝室长成长为年级生活部部长,每月初迎着同学们的盼望发放餐票。在那里,他找到为同学服务的快乐。

他们都来自数统学院数学系83级,这个班级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华师年代,这个班级一直一直珍视着他们的华师年代。



恰同学少年,尽是趣事

聚在一起,他们总会不约而同地提起,走进数学院正大门后不远处的三岔路口,早先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他们说看到那八个字,心中就油然而生一份使命感和责任感。

他们闭上眼,脑海浮现的便是母校的葱茏树影。他们纷纷说华师的树绝不能再少了,一片片树林是聊天、散步、谈恋爱的好去处,可更是历史的沉淀。他们说桂树应该多种,那是桂子山“最特的特色”。

大三的暑假,黄吉辉和张在武历时半个多月,从武汉下江游到上海,这事在系里不胫而走,传为美谈,还被登在几个新闻同好者主创的系刊《桂花》上。今天再度谈起,大家依旧感叹他们两人的无畏勇气。
“露天电影场今天还在,可好啦!”每周六傍晚时分,广播台里特定的电影预告音乐响起,他们就开始敲饭碗,敲脸盆,喜得不得了,悲催的理科生在文化贫瘠的年代里,那是他们几乎唯一的娱乐,风雨无阻。

当时的女辅导员彭俊泼辣激情、风风火火,教他们跳时髦的交谊舞,每周一直接进到男生宿舍掀开他们的被子,呼叫起床跑操……段段趣闻轶事,任谁都能随口来上一段。

在所有数统学院数学系83级校友的心中,他们拥有同一个华师,拥有同一段在华师度过的青葱岁月,也因此,拥有了坚不可摧的校友情。

雷打不动的相聚,情义在心

继1993年成功举办第一次十年聚会后,每隔五年大家相聚一次,便成为雷打不动的惯例。



张小新和张在武两位毕业后留校的“桂子山山主”分任校友会会长和秘书长,负责组织安排,大家在QQ群里共同商议聚会的形式内容,几个事业小成的同学则主动包揽了聚会的全部费用。就在上一次聚会时,100多号人去了桂林游玩几日,不亦乐乎。
“我们相互间见面也多,一个电话说谁来了,大家立马放下手上的事马上赶来。”他们开玩笑说,那些一见面就热烈拥抱、老泪纵横的,定是太多年没见,反倒他们看着似乎不温不火,稀松地拉上几句家常,实则情谊可见。

同学间听说谁有了难处,大家一定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争保他度过难关。前些年,同学杨鸿雁被诊断为肝癌晚期,大家知道后,立即把他从恩施转到武汉来治疗,想方设法托关系联系同济医院的病房和大夫,在武汉的同学谁有空了就过去探望探望。

只要有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站稳了脚跟,就会介绍其他同学过来,带动起一帮人的发展。像谢庆棠,他在东莞的事业做得不错,人脉也广,介绍了好几个同学去东莞当老师。“同学情不是口头说说,许多人得到其他同学的帮助,总能从中受益。”于张在武而言,这是他每每提早一年就开始筹备策划聚会的最大动力。

83级同学们曾经的任课老师、现任数统学院副院长的何穗说,教过这么多届学生,但是像83级如此团结、进取,而且出了不少成功人士的,实在不多见。

他们说,读书的时候在一起,并不觉得相互间感情有多浓厚,倒是毕业之后,年岁渐增,人生况味感受得多了,这份情谊的珍贵便自然而然显现出来。

网站简介 | 在线投稿 | 领导信箱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 2010 华中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