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

翱翔在数学天空里的杰出校友访谈录——张淦生

时间:2013-09-22 作者:数统学院 点击:

难忘的岁月

——记桂子山上创建计算机系的战斗历程

桂子山——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的青春地!那是我读书工作生活了三十年的地方。那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是如此地熟悉,那里的老师校舍楼房是那么地亲切,特别是满山的桂花仍开满心间。树有根,水有源。我这个50年代农村长大的穷孩子能有今天,都是母校的领导和老师们谆谆教导和耐心培养的结果。现在虽然时光流逝,鬓白发疏了,但在桂子山上的日子,深深印入脑海,久久不能消失。值此华中师大建校110周年和数统学院建院60周年之际,我要对我的领导和老师们(包括已过世的领导和老师)表示深深的谢意和无限感激之情。我还想说一说当年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我们华师数学系是如何上下一致,克服重重困难,上马自主设计和建造了当时新兴的尖端科技---电子计算机,并成立了计算机系的。那是一个战斗的岁月,无愧于青春,可歌可泣的难忘岁月!

一 接受任务,挑战尖端科技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学校领导外出北京上海等地调研考察,了解到那里的名牌高校正在研制电子计算机的新动向。返校后便要求学校也要跟上!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们数学系的头上。于是系里便成立控制与电子计算机研究室,孙启标老师任主任,我任付主任。孙老师负责射流控制器的研制(即射流厂)的工作,我负责数字电子计算机的研制工作。当时,参加计算机研制工作的有八名青年教师,他们是梁肇军,李邦畿,李小燕,杨全兴,罗沛青,韩袆,胡金柱和我。

那时,我们一方面派人参加湖北省浠水氮肥厂的自动化研究工作,一方面筹备研制数字电子计算机的上马工作。1973年3月终于正式上马。因此,我们研制的计算机型号就命名为s--733型。前面的s表示是数字(非模拟)计算机,后面的733表示73年3月。

我们分成三个组:一是运控组,负责运算器和控制器的工作,由梁肇军老师,李邦畿老师,杨全兴老师负责;二是内存组,负责研制存储器的工作,由李小燕老师,胡金柱老师和我负责;三是外设组,负责研制电源和有关输入输出设备工作,由韩袆,罗沛青负责。后来,裴昌友老师李健老师也参加了我们的工作。

那个年代,人们对计算机是感到很神秘的,是尖端科学,资料非常缺乏。我们这些只学过纯数学理论的青年教师,除极少数对数字计算机有些了解外,对电子,对控制多数是门外汉。而此时全国已处在研制二代机的水平(二代机:即全晶体机。如贵州三线的凯里生产的121机就是二代机)。我们一穷二白,怎么办?只能迎着困难上!边干边学,用开讨论班的形式,集大家的智慧;以工业控制机(有进口的)作基本蓝图来启发我们的思维。每个组把自己要研究的那部分,搞清楚它的原理及逻辑关系,然后向全研究室作报告,大家一起讨论弄懂。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对这个工业控制机进行了改造,添加了使之能适用于教学和数学运算等的功能。如此这般经过近一年的刻苦努力,终于掌握了整机的原理,逻辑关系和各电子部件,并设计出了我们的s--733的各部分逻辑图,各部件相应的部件电子线路图。恰好这时集成电路已面市了,因此,我们就立刻决定采用最新的元器件,使我们的机器处在第2--3代之间达到全国水平了。

二 众人齐心,排除万难造机器

在国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鼓舞下,我们苦干实干加巧干,克服重重困难,没有人叫苦,没有人退缩,始终充满坚定信念,一定要造出我们自己的s--733来。

造机需要大量的电子元件和内存储器(4kb),除学校设备科购买外,我几次去上海购买和订做内存磁芯体。还顺便到华东师大参观学习。其他就全靠我们自己苦干了。首先,我们根据每块插件板的电路原理图来设计电路板制板图(双面板)。它必须要用黑胶带贴,才能照相制版。这个工作在冬天做,特别不容易,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没有暖气,贴胶带又不能带手套。大家的手都冻得又红又肿,生冻疮了。为了快干快出s-733,谁都没有怨言。其次。上百块线路板外加工完成后,大家全力以赴把所需的元器件(集成电路,晶体管,电阻,电容等)焊上去。除了开会,我们夜以继日,加班加点拼命工作,那年代,不兴加班费,夜班也没有夜宵吃,更没有一分钱奖金,也没有动用科研经费吃过一顿饭!每个人都全心全意工作。几个家不在华师的老师,每周只有周六晚才回家。真是一心扑在工作中。再其次,每一块焊好的插件都必须通过示波器进行调整测试,使它符合设计的电压,时间,波型等指标的要求。可以想象这个工作量也是非常大的。

最后是焊大架。这是项非常枯燥和繁复的工作。要根据设计编制好的接线表,将每块板之间的连线,一根一根的焊在机柜(共二个机柜)的插件板插座上,将上百块插件连接成一个整体——s--733,我们的数字计算机!它可是一个大家伙啊(约1.8米高,1.5米宽,20厘米厚),而第一代的电子管计算机有大房子那么大呢,当时我们觉得自己的晶体管计算机小多了,挺自豪的。

这些动脑又动手的工作,对学数学的我们来说,都是全新的学习和很好的历炼,我们都经受住了考验!经过两年多摸爬滚打式的奋斗,终于顺利进入调试阶段。那时已是75年秋冬了。这时,毛经中老师,调到了计算机研究室,加强了我们的力量。

在这期间,学校为了与时俱进,要我们向全校老师们介绍,普及有关电子计算机的知识。我曾做过两次报告。一次是小型的在图书馆,一次大型的在大礼堂。主要向老师们介绍计算机一些大概知识,当前发展的动态,方向等等。

三 经受考验,愿望终于实现

最严峻的考验,是整机的测试,使之能准确正常运行。

先经过一段时间的分调,即运算控制器,存储器,外设分头调试运行,结果符合要求了,就进行整机联调。这是考验我们的设计,焊接和元器件质量,外部设备的时候了。多少万个焊点,成千上万根线和元器件,如果有一个漏焊,虚焊或一个元器件不合格,整机就不能运行!这一工作就叫做“下雨”考机。所谓“下雨”,就是磁芯“翻转”(磁芯由0变为1)时发出的声音,在示波器上看就像下雨一样。这是通过编制“下雨”程序来实现的。“下雨”正常,程序能通过,表明整个机内运行正常。当然不是一次二次正常就行,要反复循环运行都正常才行。结果,我们的“下雨”考机进行了几天几夜的连续运行,都没有问题,证明我们成功了!我们也仿照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时播放乐曲一样,在s--733机输入程序也成功地奏响了“东方红”乐曲!这时我们大家欢呼啊,跳跃啊,兴奋致极!我时不时在梦中听到的乐曲,现在真实地听到了,梦想实现了。我们华师人成功了!在我国,多少想自己研制计算机的院校,没能实现梦想而放弃了。我们坚持住了,这是我们华师人的自豪!

我们研制这台数字电子计算机的成功,是院系领导的决策,支持的结果。特别是邓宗琦校长,科研处姜英处长和科研科张克科长关心拨款支持的结果。这样,我们全研究室的老师们不懈的努力才有了成功。所以,我们要万分地感谢他们(包括已过世的领导)!湖北省科委也非常关心我们,1976年我们计算机研究室被评为湖北省先进科研单位(见湖北日报)。在成立湖北省暨武汉计算机学会时,我也被选为常务理事兼普及委员会主任,一直到1987年底我调离华师。我在华师时,还主持举办过“武汉市青少年计算机知识竞赛”。由计算机室负责。

历史使命,创建计算机专业

通过研制s--733数字计算机,我们培养了一批计算机方面的人才;利用s--733计算机给数学系学生开出了计算机原理课程;学生可以用我们自己的s-733上机实习(这在全国高校实属少数)。我也编出了我校第一本计算机原理的教材(至今在网上还看到有人拿来作参考书)。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招生,梁肇军老师和毛经中老师调回去教数学。而同时武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张建林调入。1978年射流厂下马了,因工作需要,卢灵镒,黄万徽等老师和一批工人师付张师林,金伟利,吴亚珍和彭才端等调入,接着冯刚老师和夫人杨秀玲及刘玉华老师也调入我们计算机教研室。他们的到来,大大增强了我们的力量。

1980年时,国家教委(现称教育部)拨给我们四台进口微机z-80,是李小燕去清华接机的。1981年教委还给我们一套进口多终端(6个)小型机MV—6000,是外国厂家派人来安装调试的。此时,我们就有10台终端可以上机了。随后我们便对全校本科生和研究生开出了BASiC计算机高级语言课程。

1981年底,我担任了数学系副主任兼计算机教研室主任 ,卢灵镒老师为教研室付主任,说明系里对计算机教研室的关心和重视。1982年, 原先送出去外校计算机专业培养的学生王林平和魏开平也毕业回来了,魏长华老师也调来了。通过上下层层努力,1984年数学系终于正式开设了计算机科学专业,并且开始招生。计算机专业办起来了!1986年首届计算机专业学生毕业,又有一批学生留校,加上武大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何婷婷调入我教研室,计算机专业不断发展壮大,实力不断增强。此时的数学系计算机教研室的教师和机房工作人员已达20多人,这就构成了华师计算机系和计算中心的雏形。

1987年夏,华中师大计算机系筹备组正式成立,任命我为筹备组组长,冯刚老师,李邦畿老师为副组长。我们为今后的更大梦想努力着。在筹建专业和筹建系的过程中,学校领导邓宗琦校长和数学系领导原总支书记胡广春老师,以及原数学系主任吴克乾教授作出了很多的努力花了极大的心血,我要对他们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诚挚的感谢,并深切地怀念吴克乾教授!随后的建系,建计算中心,乃至建计算机学院,这些动人的震撼的宏大发展,我都没有参加了。因为我87年底已离开华师,调回广东佛山大学了。但是我没有遗憾,在那难忘的岁月里,我曾经参与过,奋斗过,我很欣慰。几次回华师大,看到数统学院,计算机学院今天的规模和发展,如此令人鼓舞!我为母校骄傲自豪。

祝福母校!

网站简介 | 在线投稿 | 领导信箱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 2010 华中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学院